AD
 > 体育 > 正文

俞弁《逸徐亮退役老堂诗话》卷下

[2019-04-19 08:14:19] 来源: 编辑: 点击量:
评论 点击收藏
导读:俞弁《逸徐亮退役老堂诗话》卷下 古今文人用事,有信笔爽快而误用之者,虽大手笔亦所难免。近见徐天全翁闲居即事诗:“闲心自觉功名淡,却笑留侯胜酂侯。”“酂”字有二音,皆地名。
俞弁《逸徐亮退役老堂诗话》卷下 古今文人用事,有信笔爽快而误用之者,虽大手笔亦所难免。近见徐天全翁闲居即事诗:“闲心自觉功名淡,却笑留侯胜酂侯。”“酂”字有二音,皆地名。萧何所封邑,属沛国,才何切。萧何后代所封邑,属南阳,则肝切。按班固十八侯铭云:“文昌四友,汉有萧何,叙功榜首,受封於酂。”唐杨巨源诗云:“请问汉家功榜首,麒麟阁上识酂公。”天全翁押去声,或别有所据云。
云“落英”,或谓菊花不落而何为落英?一云:“落,大也。”一云:“落,始也,谓始开之英。”姚宽西溪丛语引晋许询诗云:“青松凝素体,秋菊落芳英。”沈约云:“英,叶也,言食秋菊之叶。”余读韦应物诗云:“掇英泛浊醪徐亮退役,日入会田家。”审姚说无疑矣。
诗话云:“作诗止欲写所见为妙,不必过求奇险。”叶文庄公与中云:“近之,嫫母蹙西施之额,幼稚攘冯妇之臂。句雕字镂,叫噪聱牙,神头鬼面,认为别致,良可叹也。”予尝见元人房白云颢诗云:“後学为诗务斗奇,诗家奇差难医。欲知子美高人处,只把寻常话做诗。”邱文庄濬答友人论诗云:“吐语操辞不必奇,风行水上茧抽丝。眼前景象口头语,就是诗家绝妙辞。”
 ’少传冕云:“近代评诗者,谓诗至於不行解,然後为妙。夫诗美教化,敦习俗,示劝戒,然後足认为诗。诗而至於不行解,是何说邪?且三百篇,何曾有不行解者哉?”
  南峰杨君谦循吉,作古文甚有时名,其诗亦娴雅。余每爱夏天宿禅房云:“暖分香水浴,凉借好风吹。”与友人夜话云:“杯柈草草免空去,喝酒无多闲话长。”题支硎山僧院云:“泉喷雪花冷,鸟含蛮语柔。”送僧云:“禅从窘境打,衲到暑天收。”秋夜云:“月色宝珠莹,酒颜枯木春。”佳句也。有松筹堂集。
王古直有述怀诗,“穷将入骨诗还拙,事不萦心梦亦清”之句,李西涯称赏之,载于麓堂诗话。余少曾见唐宋诗鸦首,但忘其姓氏,诗云:“才到中年百念轻,独於风月未忘情。贫将入骨诗方好,事不萦心梦亦清。万卷难金马贵,一成长与白鸥盟。幸然不作诸侯客,犹恐江湖识名字。”惜古直全篇未之见耳。
 ‘齐已折柳树词云:“稼低似中陶潜酒,软极如伤宋玉风。”以中酒之中为去声。予记唐人有诗云:“醉月频中圣。”“近来中酒起常迟。”“阻风中酒过年年。”东坡云:“臣今时复一中之。”作中风之中,非也。
∵杂志:宋时阆州有三雅池,古有修此池,得三铜器,状如酒杯,各有篆文曰:伯雅、仲雅、季雅。其时虽以名池,而不知为刘表物也。吴均诗云:“联倾三雅卮。”刘梦得诗云:“酒每倾三雅。”或谓古酒并号三雅,非也。
  白乐天诗,善用俚语,近乎情面物理。元微之虽同称,差不及也。李西涯诗话云:“乐天赋诗,用老妪解,故失之粗鄙。”此语盖出於宋僧洪觉范之妄谈,殆无是理也。近世学者往往因此而蔑裂弗视。吴订婚公读白氏长庆集,有云:“姑苏刺史十编成,句近情面得俗称。垂老读来尤有味,文人从此莫相轻。”
∶修丹铅续录云:“白乐天三游洞记云破月出光景,含吐相互明灭,晶亮小巧,象生其间。虽有敏口莫能名状。造语如此,何异柳子厚?世认为太易轻议之,盖亦未深玩之也。”
天全翁徐武功墨迹一卷於友人家,笔画遒劲心爱。其词云:“心绪悠悠随碧浪,良宵空锁长亭。躲暗结意中情。月斜门半掩,才听断钟声。耳畔盟言非草草,十年一梦堪惊。马蹄何日到神京?信松径密,山远路难凭。”其词句句首结尾字相接连,故名之为玉连环。想此体魄自天全翁始。又见赋中秋月一痊云:“中秋月,月到中秋偏洁白。偏洁白,知他多少阴晴圆缺。阴晴圆缺都休说,且喜人世好时节。好时节,愿得年年常见中秋月。”天全文会集皆不载,是以知散佚诗文尤多。
学士应之题所居壁云:“有竹百竿,有香一炉,有书千卷,有酒一壶,如是足矣。”余友柳大中佥性僻嗜书,网罗奇籍,传写殆遍,亲身雠校,不惜假借,由是人益贤之。间好吟咏。手录白氏长庆集,题其後云;“两三年写自经手,七十卷书才到头。”山居云:“煮粥烧松子,梳头就菊花。”述怀云:“百竿竹与身同老,千卷书曾手自钞。”余尝过访其居,修竹潇然,焚香独坐,左左史,充栋汗牛,昔人之所慕者,今大中俱得之矣。与世之朝梁暮陈,奔走势利之尺,大相辽绝哉。
絅梦馀录云:“古人爆仗,必於元旦鸡鸣之时。今人易以除夜,似失古意。”余近读张燕公守岁诗云:“竹爆好惊眠。”始知唐时除夜爆仗,其来久矣。
∧潜明道杂志云:“钱穆父尹开封府,剖决无滞,东坡誉之为‘响雷手’。穆父曰:‘敢云响雷手,且免胡户蹄。’盖俗谚也。”能改斋漫录记张邓公罢政诗云:“赭案当衙并命时,与君两个没料理。现在我得休官去,一任丈夫鹘鹭蹄。”余又见李屏山乐府末句云:“但尊中有酒,心头无事。葫芦提过鹘鹭蹄。”即今俳优指为鹘突者,即胡涂之谓也。
宋廉父咏景诗云:“朋比趋炎情绪轻,御人口给屡憎人。尽管暗里能钻刺,贪不知机竟杀身。”此诗讽当世小人,奔不知止者,然辞语太露,无含故意。本朝夏文靖公原吉咏蚊云:“白露瀼瀼木叶稀,痴蚊犹自傍人飞。信伊祇解趋酷热,未识行藏机。”和蔼有规讽惊戒之意存焉。
 。枝山先生希哲,尝叙家君约斋漫录二十卷。今录其略云:“俞君宽父,吴之耆儒也。秉操贞介,守道笃学,慎交简出,泊然安素。其为学也好剧餮饴勤,彰逐月外,视官僚若仇,声利若沤,黄卷宾主,墨订硃,雠,日与古哲者游,盖皇甫玄晏之流也。文众多不暇炯。”杨君谦见之乃曰:“太史公笔,不过是也。”又赠先君诗云:“水南雄市尤尘趋,水北还容陋巷居。三尺素桐陶靖节,百篇华赋马相如。心抛尘俗争为事,手录前贤未见书。欲继名字高士传,怕君嫌我近铎。”家君青丝种种,嗜学不倦。每见奇书,手抄写,时年八十馀矣,未尝一日庆铅椠也。枝翁与先君谢世,先後墓木拱矣。展卷读之,不觉泫然。
光庵王仲光,博学知地理,旁通於医。洪武中,避地太湖。戊寅,储君即位,有诗云:“数茎青丝乱疏松,万理千梳不得通。今天一梳通究竟,任教春雪舞春风。”人咸谓“光庵我朝陈南”,信哉!
翁黄州诗云:“君看赤壁终遗迹,生子何必是促谋?”赵与时宾退录云:“陆诗本晁载之咏昭灵夫人诗:‘安用生兒作刘季,老年无骨葬昭灵。’”予曰:“非也。东坡有‘但令有妇如康子,何用生兒似仲谋’?”
杨文贞公尝曰:“东坡竹妙而不真,息斋竹真而不妙。”盖坡公成於兔起鹘落须臾之间,而息斋所谓节节而为之,叶叶而累之者也。专以画为事者,乃如是尔。今人有得东坡竹,其枝叶传神者,大率伪尔。沈石田长於山水而短於竹,尝自嘲云:“老夫画竹丑竹类,小兒傍观谓柳树。”李西涯题柯敬仲墨竹云:“莫将画竹论难易,刚道烦难简更难。君看萧萧祇数叶,合座风雨不堪寒。”非得画家三昧旨,恐不能道此语。
编云:“屈原渔父一章,自载己与渔父问答之辞。春劝其从俗,原答之曰:‘宁赴湘流,葬於江鱼腹中。’渔父莞尔鼓枻,歌沧浪而去。则是自“莞尔”而下至“去不复顾”,皆原言语也。若原实尝投湘,安得更能自书死後之言乎?贾谊扬雄作畔骚,皆言原真投水死,而世亦和之,此不审也。清明前三日,谓之寒食节,全国皆然。其事出於介子推,山西尤重。王恽有诗云:“晋人熟食一月节,店舍无烟灶厨冷。”户象诗云:“子推言避世,山火遂焚身。四海同寒食,千秋为一人。”今吴中相传清明前二日也。
魏太常校常寓杨庵精舍,偶谈水灾,但逢六,数有水厄,每六十年或六年必有一变。夫六阴数也,故有水灾,理或然也。庄渠有∪荒策,文繁不暇悉录。
扁鹊传,饮以上池之水。上池水者,竹木上未到地之水是也。
  林俞有立贞木,洞庭人。尝题赵仲穆画马一绝云:“房星方堕墨池中,飞出蒲梢八尺龙。想像开元张太仆朝回骑过午门东。”品格似乎在目,年九十六而卒。
  戴石屏诗:“麦lt;麦少朝充食,松明夜当灯。”此实录也。山西深山老松心有油者如蜡,山西居民多以代烛,谓之“松明”,颇不畏风。
  梅圣俞每醉,辄叉手温语,坡公谓其非善饮者,习性然也。余友唐解元子畏每酒酣,喜讴刘後村诗云:“黄童白叟来往忙,负鼓盲翁正作场。死後对错谁管得?满村传闻蔡中郎。”子畏匪好此诗,但自寓慨叹云。
“公云:“医卜之事,士正人能之,则不迂不泥不矜不神;小人能之,则迂而入诸拘碍,泥而弗通大方,矜以夸己,神以诬人。”景文真格言也。梅圣俞赠何山人诗有云:“日闻古贤哲,必与医卜邻。”
∧正公尝在边庭,以黄金铸一笺筒,饰以七宝,每得朝廷诏旨敕命,贮之筒中。後为一老卒夜间盗去,潜递於家。公知之勿究,下一年以老放归。袁文清公桷伯长有诗题文正公遗像一绝云:“甲兵十万在胸中,赫赫英名震犬戎。宽松成全国事,从他老座盗金筒。”
 —道元水经注描述水之明澈云:“分沙漏石。”又曰:“渊无潜甲。”又曰:“鱼若空悬。”又曰:“石子如樗蒲。”皆极造语之妙。
云:“梧桐不生则神州异,一叶为一月,闰月十三叶。”宋人闰月表有云:“梧桐之叶十三,黄杨之厄一寸。”
 —人有诗云:“钱塘门外柳如金,三日不来成绿阴。折得一枝城里云,始知郊外已春深。”徐天全雪湖赏梅云:“梅开催雪雪催梅,梅雪催人举酒杯。折软枝插船上,满城知是探春回。”二诗皆隽逸可诵,惜元诗遗其名氏。
  梁元帝纂要云:“日在午曰亭,在未曰映。”王仲宣诗云:“山冈有馀映。”谓日昃。
游曰:“士生一世,但嚷食才足,乘下泽车,御款段马,乡里称‘善人’,斯可矣。致求赢馀,但自苦尔。”刘梦得伏波神祠诗有云“一以功名累,翻思马少游”之句,此也。
 人诗会集,往往有赠内忆女遣妾之作,若称美子妇色彩见於辞章者,唯山沟会集有之。其赠子妇之兄,乃云“双鬟女弟如门生,早年归我第二雏”之句,可丑可鄙。硃子语类谓其“乱道”,莫非此欤?
  “龙锺”,竹名。年迈曰龙锺,言如竹之枝叶,曳不能自禁持也。
陵冬日怀李白诗:“裋褐风霜入。”惟宋元本仍作“裋”,今新刊本皆改作“短褐”,谬矣。“裋”音“竖”,二字见列子。
 ′功伯徐公,天顺间,遭谗被逐,放归田里,自号天全翁。与杜东原陈孟贤诸老登临山水为适,不驾官船,惟幅巾野服罢了。所至名山佳境,赋咏竟日忘倦,或填词曲以侑觞,其风流仪度,能够想见。其游灵岩水龙吟词云:“佳丽地,是吾乡,西山更比东山好。有罨画楼台,金碧岩扉,似乎十洲三岛。却也有风流安石,清真逸少。向望湖亭畔,西施洞口,天光支影,上下相涵相炤,似宝镜里翠蛾妆晓。且登临,且谈笑,眼前事好多堪吊?香迳踪销,屟廊声杳,麋鹿还游未了。也莫管吴越兴亡,为他烦恼。对错颠倒,古与今一般难料。笑宦海风波,几人归早,得在家中老。遇酒美花新,歌清舞妙,惊怀有。又何必较短量长,此生心应自有天知道。醉呼童更进馀杯,便拚得到三更乘月回仙棹。”此词妇孺皆知,盛传於世。公年六十六而卒,墓在吴县玉庶山。吴订婚公有诗吊之云“众口对错何日定,老臣功罪有天知”之句。
 —僧道璨号无文印,进士陶跃之之子,善诗文。余爱其题坡翁墨竹云:“长公在惠州,日遗黄门书,自谓墨竹入神品。此枝虽偃蹇低徊,然曲而不平之气,上贯枝叶,如其人,如其人。”
 人“风雨”字入诗最佳者,载於麓堂诗话。宋诗唯潘邠老“沸沸扬扬近重阳”之句,播传人口。余观後村诗话载游次公卜算子词云:“风雨送人来徐亮退役,风雨留人信。草草杯柈话分别,风雨催人去。泪眼不曾晴,眉黛愁还聚。明日想思莫上楼,楼上多风雨。”一词而叠用四“风雨”,读者人厌其繁,句意清快可喜。
  梅花不入楚骚,杜甫不咏海棠,二谢不咏菊花,亦可懊恨。辛幼安词云:“戏马台前秋雁飞,管弦歌舞更旗帜。要知黄菊清高处,不入当年二谢诗。倾白酒,绕东篱。只於陶令有心期。明代重九浑洒脱,莫使尊前欠一枝。”词调鹧鹕天。稼轩盖为菊解嘲也。
  “绣裙斜立正销魂,宫女移灯掩殿门。燕子不归花著雨,春风应是怨傍晚。”侯鲭录载此诗,不知何人作也。余尝见唐女郎刘媛二绝句云:“雨滴梧桐秋夜长,愁心和雨到昭阳。泪痕不学君恩断,拭却千行更万行。”“学画蛾眉独出群,其时人道便承恩。经年不见君王面,花落傍晚空掩门。”女郎此诗,可谓哀而不伤者矣。
  “梨花淡白柳深青,柳絮飞时花满城。惆怅东阑一林雪,人生看得几清明?”陆放翁谓东坡此诗,本杜牧之“砌下梨花一堆雪,下一年谁此凭阑干”?余爱坡老诗,浑然天成,非仿照而为之者。放翁正所谓“洗瘢索垢者”矣。“索新妇,嫁女兒”,吴人俗彦也。按三国志:孙权欲为子索关羽女,袁术欲为子索吕布女。今人呼“索”为“煞”,因其音类似而为之。
诗话云:“江州琵琶亭题者甚多,唯夏郑公最佳。诗云:‘流光过眼如车毂,甭羁人似马衔。若遇琵琶应大笑,何必涕泪满青衫?’”余爱杨孟载云:“枫叶芦花两鬓霜,樱桃柳树久相忘。其时莫怪青衫湿,不是琵琶也断肠。”孟载此诗为乐天解嘲,亦出新意。
’田诗话载:“薛沂叔咏新溪泻诗云:‘柳断桥方出,云深寺欲浮。’”“石田称‘浮’字古人不能道。余见僧泐季潭有屋舟诗,有“四面水都绕,一身天若浮”,皆本老杜“六合日夜浮”之句。石田称之过矣。
 朝盛学士次仲与孔平仲同在馆中,雪夜论诗,盛曰:“今夕当作不经人道语。”平仲诗:“斜拖阙角龙千丈,抹墙腰月半棱。”坐客皆称绝。次仲曰:“句甚佳,惜其不大。”顷间,次仲诗:“看来六合不知夜,飞入园林总是春。”平仲乃服。余见麓堂诗话载谢方石鸣治送人兄弟诗:“坐来六徐亮退役合不知夜,梦入池塘都是春。”次仲雪诗,颇与暗合。
  陈声伯渚山诗话云:“近世士大夫遇事退恕,则曰‘过背之後,不知和尚在钵盂在’。其担任者,则曰‘做一日和尚撞一天钟’。”声伯戏以此言作绝句云:“短世惊风骤雨中,对错好坏竟何从?身谋过背谁知钵,日记升堂且撞钟。”观此则非退诉矣。吾吴中亦有谚云:“暴时得长老做,深夜里起来撞钟。”此语盖讥讽当世戈者。余偶得一绝以继之云:“处世真如一梦中,英豪得失总成空。存亡身钵何必计?入定那闻深夜钟。”声伯名霆,吴兴人。
 末仲长统见志诗曰:“寄愁天上,埋忧地下。叛散五经,灭裂精致。”又郑泉嗜酒,临卒,谓同类曰:“必葬我陶家之侧,庶百岁之後,化而成土,幸见泉酒壶,实获我心矣。”二子真奔放之士矣。
  墨庄漫录载:“妇人弓足,始於五代李後主。”非也。予观六朝乐府有双行缠,其辞云:“新罗绣行缠,足跌如春妍。别人不言好,独我知不幸。”唐杜牧诗云:“钿尺裁量减四分,碧疏璃滑里春云。五陵年少欺他醉,笑把花前出画裙。”段成式诗云:“醉袂几侵鱼子缬,彯缨长戛钗。知君欲作闲情赋,应愿将身作锦鞋。”花间集词云:“慢移弓底绣罗鞋。”则此饰不始於五代也。
 〉苑:“子贱为单父宰,初入境,见有冠盖来迎者,子贱曰:‘车驱之,所谓阳乔者至矣。’阳乔,鱼名,不钓而来,喻士之不招而至者也。其鱼之形则未详。.余按荀子曰:

相关文章

更多

为您推荐